首页案例展示服务特长了解力邦力邦智库战略思想联系力邦
QQ在线咨询 新浪微博

案例分类搜索...
按项目子类

 

按行业子类

 

战略合作伙伴...

 

联系我们...

咨询电话   086-10-8496 2984
Email  bhys610@126.com

业务咨询qq 招聘咨询qq

商业合作qq

马上索取优惠的详细报价详细报价

致远舰的发现与最早的VI设计    时间:2015-10-03


致远瓷盘复原图样。
1
致远瓷盘复原图样。

  随着辽宁丹东港沉船被确认为致远舰,有更多的出水文物被发现。由于北方天气转凉,海况复杂,今年对致远舰的考古调查也将于10月中旬结束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获悉,在今年的考古调查中,在海底发现了致远舰将士的遗骸。“这些遗骸都已不完整了,但这些甲午将士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和铭记。”参与此次考古工作的甲午史专家陈悦说,除了遗骸,考古队员还在水下发现了一枚铜质钮扣。

  对于这些遗骸,甲午海战中广乙舰管带、济远舰继任管带林国祥的四世孙林其浩表示,希望可以建立一座“甲午海战致远舰无名将士墓”以及纪念碑供后人凭吊。史料记载,甲午黄海海战中,致远舰上252名官兵,除7人幸存外,其他全部殉难。

  军官舱附近发现将士遗骸

  陈悦说,本次发现的重要文物,几乎都位于致远舰的后部。

  “带有致远舰舰徽的盘子、格林炮,以及多种私人用品的出现,都意味着目前正在调查的区域属于致远舰的后部。”陈悦说,瓷盘一般为船上军官使用,考古队员也在确认目前正在调查的区域为致远舰的军官舱。

  “除了发现遗物外,考古队员还在军官舱附近发现了一些骸骨。”陈悦说,“这些骸骨就是致远舰上北洋将士的遗骨。”

  陈悦说,这些遗骨被发现时已不完整,考古队员们也格外小心和细心地进行挖掘。

  “由于在海水中沉睡了120年,目前还没有发现将士们的衣物,但在不久前考古队员发现了一枚钮扣。”陈悦说,“这枚钮扣是铜质的,是否属于北洋海军以及属于何种官阶还需要看到实物后在具体研究。”

  史料记载,1894年9月17日,在甲午黄海海战中,由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在战斗中试图撞击敌舰,最终战沉,舰上252名官兵,除7人幸存外,其他全部殉难。

  “当时绝大多数官兵是随船沉入海底的,他们的遗骸也应该还在船内。”陈悦说,这些甲午将士值得我们所有人敬佩和铭记。

  据陈悦介绍,目前在考古队已经和相关方面取得联系,希望能够妥善处理将士的遗骸。

  甲午海战中广乙舰管带、后担任济远舰管带的林国祥四代孙林其浩表示,希望可以建立一座“甲午海战致远舰无名将士墓”以及纪念碑供后人凭吊。

  林其浩这一建议得到诸多北洋海军后裔的赞同。

  统一标识:“中华帝国海军”

  “除了在瓷盘上,在致远舰的餐具上也发现了舰徽。”陈悦说,“由于制作工艺以及使用地方的不同,这些舰徽在具体呈现上略有不同,但不管为何种样式,目前发现的文物上面都有一句英文标识: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。”

  对于这句话,陈悦认为应该翻译为“中华帝国海军”,知名历史学者萨苏则认为应该翻译为“中国皇家海军”。

  陈悦说,在确认致远身份的瓷盘上,舰徽的中间为篆书致远,上面是致远的拼音CHIH YüAN。据陈悦介绍,该拼音为威妥玛拼音,是一个叫威妥玛的英国人创立的一套学汉语的注音方式。这种拼音在中国已停用,但在西方还有人在使用这套拼音学习汉语。陈悦说,在舰徽的下方是 一 句 英 文“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”,从这句话也可以看出北洋海军当时的地位。

  陈悦说,致远的舰徽目前在一些餐具等文物也有发现,但略有不同。

  “由于雕刻难度,有的地方致远二字不是篆书,而是类似瘦金体样式。有的餐具上由于空间有限,只有致远的拼音和英文表示,没有致远的汉字标识。”陈悦说,结合在军事博物馆里展出的靖远舰瓷盘上的舰徽,可以发现整个北洋海军有一整套的VI设计,从这些细节上可以看出北洋海军是与国际接轨的,“与南洋水师、广东水师不同,北洋被称为海军,是带代表当时中国的国家海军”。

  链接/

  北洋海军13将士遗骸葬在大鹿岛

  如今在辽宁丹东的大鹿岛上还有一座“甲午海战无名将士墓”。

  甲午海战中广乙舰管带、后担任济远舰管带的林国祥四代孙林其浩,希望可以为致远舰上发现的将士遗骸建立一座“甲午海战致远舰无名将士墓”以及纪念碑供后人凭吊。

  对于具体的位置,林其浩说,可以选在大鹿岛。

  1894年9月17日,这一天甲午海战爆发丹东东港大鹿岛海域。东港旧称为“东沟”,中日甲午黄海海战,也被史书称为“大东沟海战”。

  当年,中日双方20多艘战舰交战,6艘日舰遭到重创,而北洋水师中的致远、经远、超勇、扬威四舰沉没。除经远已确定沉没在距离大鹿岛20多海里的黑岛海域外,其余三舰均沉没在大鹿岛海域。

  大鹿岛距离陆地大约有40分钟的船程,记者登岛时天气晴朗,目视极远。

  站在大鹿岛海边的邓世昌塑像前,65岁的于开臣老先生指着前方海面对记者说:“你看,那里就是甲午战场。”于开臣曾在大鹿岛村委会工作过,算是岛上的文化人,非常注意搜集岛上老人有关那场海战的描述。

  “开战当天,整个大鹿岛都弥漫在硝烟之中,炮声震得大鹿岛都在抖。”于开臣说,当时消息闭塞大家并不知道是和日本打起来了,炮声一响大家都躲到屋里去了。

  岛上的人在炮声中度过了一天。第二天一早,岛上准备出海的人被眼前的景象吓着了。

  “当时港口里有漂来不少穿着北洋水师军装的官兵遗体,村里人商议后,将这些遗骸一 一收敛葬在大鹿岛。于开臣说,最终经过点验,一共13具遗体。这就是如今岛上的“甲午海战无名将士墓”。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


提供北京著名设计公司、北京品牌策划、北京标志设计、北京样本设计、北京影视广告、北京VIS设计、北京广告设计、北京品牌广告
公司地址: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5号楼10层 Email:bhys610@126.com 业务咨询:010-84962984 招聘信息
COPYRIGHT@2003-2013力邦 创意机构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20955号 站点地图